故乡情思 -----毛飞帅

时间:2009-03-14 点击:6219 发布:宋传颖

情感天地

对于故乡,对于亲人,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一份特别的情感。也许在朝夕相处时没有感悟亦不会珍惜,一旦离开或是失去,留下的便是刻骨铭心。我们常常想如果那些过往像屏幕上的情节那般可以重新来过,那么人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遗憾了,只是无情的时间总让人们无法释怀……

故乡情思

也许你曾向往着译诗里希腊废墟的蔓草荒烟;

也许你曾憧憬过明信片上夏威夷的明媚海滩;

也许你曾迷上了线装书里的大漠孤烟,长河落日。

然而,你半身碌碌,灯下惊坐,忽然发现让你魂牵梦萦的,仍是故乡那曲缠绵的歌谣。

我在江苏度过了我18个春秋,在这18个春秋里,我也读过了很多思乡的文章。那些文字间夹杂着的忧愁与无奈,是我所不解的,我无从体会的。在那时我的思维里,落叶归根的思想,只是一种保守主义。我从小生在江苏,长在江苏,未曾出过远门。所以,在我的心里有一种按捺不住地渴望,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强烈。我渴望离开故土,去远方不同的世界看一看。像在另一片天地里放浪小形骸,就像一个极待脱离父母管束的野孩子。

可是,当我终于如愿以偿,带上行李第一次坐上火车上远行时,我的心情并非想象中的高兴,反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伤感。我猛然发现,我还是挺留念这块江南的土地,尽管,它并非大家想象中的那样,有着悠长悠长的小巷,有着青苔遍布的斑驳的围墙,和那撑着油纸伞忧伤迷离的如同丁香一 样的女子。因而,我对那也曾失望过,因为它并非文字描写的那么诗意。于是,我撑着伞独自漫步在雨天,想寻找雨巷中那种江南的情调。可是,我撑的不是油纸伞,而是花哨的布伞。我走的不是悠长悠长的小巷,而是笔直笔直的小道。于是,我最终没有寻觅到那片诗意,只留下一身的湿意,心上也蒙上一层灰色的失意。可是,现在想来那绵长的雨,的确弥漫着一种忧伤,迷离的情调。虽然,那诗意浪漫的生活,被现代化的浪潮淹没,但那宁静,安逸的氛围却从来没有变过。

火车上的一整天,我毫无倦意,看着窗外的风景由那江南水乡到连绵起伏的山丘的过渡,心中很是迷惘。这是我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山。而此时,我却更想念江南那一条条的清澈河流。我忽然有一种很强烈的愿望,我希望火车永远不要停,没有终点站。

湖南的气候与故乡差不多,但也有差别,这里不怎么下雨,不像江南有着充沛的降雨。有着春季的毛毛细雨,夏季突如其来的雷雨,秋季萧瑟的点点秋雨,冬夜里悄然而至冰凉的冬雨,还有那连绵不绝的梅雨。来了这里只下了一场雨,就是来的那天,亦如我的心情。之后几乎每天都是艳阳高照,而我的心情并不这么明朗。我思念我的家乡,发现从没一刻像此时这样爱我的家乡,依恋我的故土。任何一个有关故乡的名词和物品,都能使我麻木的神经敏锐起来,从游离的边缘状态里回来,对在异乡的人来说,老乡便成了我们在这里最亲的人,这毋庸置疑是因为我们思念着同一个家。我想和别人聊家乡,谈家乡的生活,我想大声地告诉大家,我来自江苏,我是江苏人,我第一次有那么强烈的归属感,仿佛自己浑身上下都流着故乡的血。我是江苏人,就算有一天太阳绕着地球转了,也不会有所改变的。

可是越是思念故乡,我越是发现自己对故乡认识的浅薄,这叫我感到羞愧不安。离东海,黄海那么近,我却没去看过东海黄海间那条经纬分明的界限。无数次经过长江,我却从没特意去观摩过这中国第一大江。对江苏的民俗,我了解得就更少了。我才发现我自己是一个多么不称职的江苏人。

在我的期盼下,这里终于下了场秋雨。这场雨持续了好几天,像极了江南夏季的梅雨,这在这儿是很少见的,在这儿很少有连绵不绝的秋雨。这让我嗅到了一些故乡的味道。原本以为这样可以缓解一下我的思乡之情,相反,更加烦躁起来,愈发思念起来。

我想念那片绑着秋千的郁郁葱葱的竹林;

我想念那棵住着知了的屋后高大的桑椹树;

我想念那留下过一串串嬉笑声的清澈河床;

我想念那现象可口的海鲜……

而现在我离开了故乡,独自在这里洋洋洒洒地写着心情,而那片竹林,那棵桑椹,那个河床,为我固守在故土,也住进我的记忆里。那情思是肤浅的,模糊的,杂乱的,却亦是最率性,最真实的。

曾经读过那么一首诗,曾经觉得是无病呻吟,而今却给我最深的感动:

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。

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。

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惆怅。

仿佛雾里的挥手离别。

离别后,

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。

永不老去。